離島

作者: 洪奕暐

這是一個,關於2012年02月12日的故事......

事情總是來的突然倉促,
現在,我帶著軍帽站在船的甲板上吹著海風,
已經達到停航標準的海風不是普通的大,
但是今天不走,恐怕得等一兩週才會再開船了,
就這樣,前一晚,
在隊長的強制命令下,
我退伍了。

現在時間是臨晨五點,因為是陰雨天,
天色還是黯的,
這是我最後一次目睹東引島的晨景,
橘紅色的燈火佈滿整座島嶼,
回憶開始一幕一幕閃過,
剛登上島的無奈,
那炙熱的炎夏,
冷徹骨的寒冬,
現在,一轉眼要離開了,
居然有些遺憾,
我緊拉著帽沿避免海風把我的軍帽吹走了。

眼睛隨意的飄動,想多留念這島上的景色,
忽然我看到遠方的一角,
那間首熟悉的教會,
來到島上的假日枯燥乏味,
要不是有教會的傳道夫婦溫馨照顧,
恐怕對島上的印象只有滿滿的厭惡,
看著教會,
教會的燈突然亮了,
耿信哥應該醒了吧?

「對耶,還沒跟他們道別,本來想說船沒開留到週末再去拜訪他們的。」
於是乎就拿出了手機,撥了耿信哥的電話。
嘟……嘟……嘟……,
「喂?您好,請問是哪位?」
「耿信哥,是我,抱歉,今天搶開船了,沒機會登門向你們道別了。」
「這樣啊,沒關係,祝福你前程平安。」
「我現在站在甲板上,可以看得到教會喔。」
「真的嗎,我開窗看看。」
「喔喔,我看到您了,耿信哥。」
「啊…,但是船上人太多了,我不知道哪個是你。」
正煩惱如何讓耿信哥認出我的位置時,
我靈機一動,
摘下頭頂的軍帽使勁揮舞,
「我正在揮舞我的軍帽,一頂深藍色的軍帽。」
「嗯…咦?有了有了,我看見了,啊!帽子被吹走了!」
「啊啊!還好還吹落在甲板上,我得去撿回我的軍帽了。」
「好 好,珍重,奕暐。」

電話掛了,
我趕在軍帽再次被吹飛前撿起了它。
此時,船鳴響起,
臺馬輪載著一批即將夢醒之人準備啟航,
我走回船艙中,
海浪將船拍打搖擺著,
我也在這搖曳中,
準備邁向我的下一段人生了。

(註:以上故事中Mr.6僅做了小幅度錯字、斷行、標點符號等微幅編修,以完整保留原作者之原始訊息,作者若需修改或下線撤除請與我聯絡)

Mr. 6 在2012年02月12日,又發生了什麼事?

  • 2012年02月12日,對洪奕暐來說一個很重要的日子。對Mr.6來說,只要是活著的日子,天天都是很重要的日子。

    以下是2012年02月12日當天,Mr.6日記的摘錄:

    「今天是香港第三天,第二天到迪士尼,我們再玩一次小飛象,玩小熊維尼,玩旋轉木馬,再回來逛美國大街。回到旅館,沒進大廳,直接拿了行李就上計程車到機場了。在機場再吃了一次『許留山』,小朋友們流著口水看著我吃,一邊問我在吃什麼?我說:『芒果雪蛤爽』,我忍不住要了溫水將半杯分給他們兩個喝。這次旅行,我自己玩什麼、體驗什麼不重要,孩子玩得愉快、吃得開心,我真的就好開心。」

    「這次三天兩夜的重點故事大概有幾個,大約就是:妹妹大家都愛,印度姐姐還來與她合照!妹妹怕大玩偶,來拍照都躲在一旁嚇哭!哥哥超愛吃火箭餐廳炸雞餐,一餐要一千五百多;還有我們吃三次許留山,總共花了二千元台幣有。還有哥哥第一次坐雲霄飛車Space Mountain……。」

    「小人特別愛找我,也是因為我惹人討厭。我應該安安靜靜的老實過日子,這樣我的生命就沒有小人;不過我偏偏是這麼敢做、又這麼閃耀,我又堅持自己想法,於是小人就出現了。或者,平常的人,開始對我採不友善的態度,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已成為小人。」

    謝謝洪奕暐,拿你的2012年02月12日,來換了《今天是》這本書,由於你的文章是在2017年04月13日這天刊出, 因此你會收到一本上面貼有「2017-04-13」貼紙的、獨一無二的一本屬於你的《今天是》。

    我們會透過簡訊與email告訴你取書的地點,請儘快來領取這本專屬於你的《今天是》。

    Mr.6這一天日記的「完整版」,也將在適當的時候,用email與簡訊的方式,寄給洪奕暐,完成整個「日記交換」流程。

    其他讀者如果也想參與,歡迎點擊這裡,搶先取得免費的贈書,一旦獲選並上線後,Mr.6將送給你一本《今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