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情還是精? 一段沒有理由的愛戀

作者: 筆名littleduck

這是一個,關於2001年11月16日的故事......

這是一個病患和住院醫生的故事。

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但它就是發生了,而且後面的糾葛,比小說電影還精彩,我不敢說它改變了我的一生,但至少改變了一些事。

那是一個巧合,在一個靠近公司附近的大醫院,而我們,就這樣重逢。

那是我最呆的時刻,一切都在自己的想像中。

開完刀後,因著幾次和你的接觸,我提起勇氣的寫了卡片給你(剛好接近聖誕節),並附上我的email。

就這樣,收到了你的mail,以及簡單的自我介紹,戲劇化的事情發生了,沒多久後,我就收到了一封信,叫我不要打擾您,而對方自稱是您的女友。

基於女人不要傷害女人,我就沒再連絡你了。

又過了一陣子,你找我去運動,由於我實在太胖了,很沒自信,一同散步聊天逛公園,你對我說,上次那個發信者,是一個已和你分手的人,因為不甘心,盜用你的帳號發的。

當然我相信了,畢竟之於你,我只是你在台北的一個很普通的朋友吧!又或者是一個打發無聊又無害的人?畢竟,是自己送上門的,而且年輕時的我,只知一昧的付出,活在自己的想像當中,就像天蠍座性格裡的「敢愛敢恨」,我從不曾要求過什麼,只要你的一點點回饋,我就很滿足了。

就是這樣呆傻,而且我也知道我高攀不起,認份的就當個安靜的朋友與愛戀者。但年少時的呆,認為世界非黑即白,無法接受灰的答案,就這樣,我寫了一封長長的信,滿滿的告訴你我的想法,而且也希望你給一個答案。

而聰明如你,當然沒有所謂的「答案」。你只是淡淡的告訴我,我之於你,是個「特別的朋友」。

說不難過是騙人的,我帶著傷心,想要離開這片土地,於是我和家裡說,我要出國念書,從此不再和你連絡…………但命運就是這樣,從來都不是照著你的安排,一頁又一頁往下。

準備考試時,生命中的第一個他出現了,基於很專情的原因,我不會和任何異性連絡,電話、mail等等,都不會。但,就是非常的巧,有一次,在離家的火車站,看到你的身影。本想叫住你的,但我遲疑了這麼一下下………等到我要找你時,已經看不到你了。

時間也就這樣過去,等到從國外回來,已歷經分手,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上網查了你的名字,我才知道,你已經離開台北,同時也擁有了一個小有名氣的blog。我只能說,谷歌大神太強了,人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竟有人說你是「騙子」?我把畫面和網址給了你,當然對於你說的話,我是持保留的,因為那blog的內容還有對話,我都曾聽你說過,但站在朋友的立場,我沒多說什麼。後來聽說你好像告了對方,而且還讓網站把這樣的內容和搜尋關聯字拿掉,後續的發展,對方把法院傳單也放到網路上,並且不斷的將你的一些言行放在blog上。

我真的是霧裡看花,直到有天你突然打給我,我真的很猶豫,到底要不要接起這電話?但還是接了,淡淡的聽你說,你處理完了。

我只能說,你大概欠了很多情債吧!我並不要你謝我什麼,只是時至今日,你在我心裡仍然是個謎,是個名字,也是另一個傳奇。這些種種只是教會了我,那些空有外表或特殊職業的人,更容易得到平常人得不到的,而且是輕易得到,因為,都是別人送上門的。

有時我再想一想,他們真的懂「愛」嗎?

還是只是從來沒愛過,只愛自己?

(註:以上故事中Mr.6僅做了小幅度錯字、斷行、標點符號等微幅編修,以完整保留原作者之原始訊息,作者若需修改或下線撤除請與我聯絡)

Mr. 6 在2001年11月16日,又發生了什麼事?

  • 2001年11月16日,對筆名littleduck來說一個很重要的日子。對Mr.6來說,只要是活著的日子,天天都是很重要的日子。

    以下是2001年11月16日當天,Mr.6日記的摘錄:

    「昨晚九點半跑到南灣的AMC 20,意外地買到十二點零一分的『哈利波特』首映。這部時代華納電影公司耗時兩年完成的電影,未演先轟動,不只因為它改編自全球最暢銷的童話小說,也因為時代華納領頭的各媒體拚命打廣告,造成大家都在談論。『哈利波特』小說聽說已經了好多集了,會慢慢拍成電影,可以想像我未來牽著小孩去看第N集電影的時候,驕傲的和她輕輕說:從前第一集出來的時候,爸爸曾經半夜跑去看首映喔!」

    「電影院特別在週五凌晨搶先推出首映,十二點零一分,隔天還要上班,但還是吸引了好長的排隊人潮等待進場,還有小孩打扮成小巫婆的可愛模樣,電視台的SNG車也出動。難得和人潮一窩蜂趕首映的我,也難得享有走在時代前端的快感。」

    「十一點就坐進戲廳裡,耐心等了一個小時。這些熬夜的觀眾大多是高中生般成群結黨的年輕人,或是情話綿綿的年輕情侶。我還看到漢牛書局的店員妹妹。矽谷的夜,是屬於這些在地年輕又愛玩的人的。」

    「鄧瑋寫信來催:怎麼不回信?看看這兩週來心情愈來愈低潮,身體的頭暈問題也湧現,讓我更覺得未來無望。我其實早在史丹佛信箱因畢業而停用時就該寫信給其他人,通知換信箱。這些事情都還沒做,怎麼有心情去寫信給鄧瑋,成天談一些不見天日的『我的愛情觀』呢?」

    「休息兩天後,今天猛力做了不少本業的東西。一早到公司,試著把這份文件當作一種『藝術』──沒有正確答案,好好發揮我的想像力。一個神來一筆的座右銘,讓我的機器稍微動了起來,不過動得勉強,一天下來寫了一頁半左右,最後還是沒寫完高階設計的部份。常常像瘋了般試著打破現狀,改變,可是(跨業)履歷投了石沉大海,頭暈又讓我不得不放下激進的心情,靜一靜。於是,我總是回到原點,什麼事也沒做。」

    「晚上,慶祝週五,來到Milpitas光鮮亮麗的新商場,找間從沒吃過的香港麵館吃滑蛋牛肉飯。這種餐館在溫哥華是主流,但到了這裡卻落到沒人吃。」

    「回家前到錄影帶店,一口氣租了三捲外國電影。我沒興趣,回家後在客廳和房間之間晃了幾趟就倒頭睡去。」

    「想想,對美國的職業和生活環境的排斥,可能只是長期不快樂下來的後遺症。或許我真該強迫自己『快樂』,就地快樂起來,快樂快樂快樂,看看會發生什麼事。音樂,是這項過程中必要的伙伴。這幾天把塵封已久的雅尼(Yanni)的三首曲子燒成CD,拂來一抹新氣象,但我還要更多。甚至可以重學鋼琴,我想。」

    謝謝筆名littleduck,拿你的2001年11月16日,來換了《今天是》這本書,由於你的文章是在2017年03月16日這天刊出, 因此你會收到一本上面貼有「2017-03-16」貼紙的、獨一無二的一本屬於你的《今天是》。

    我們會透過簡訊與email告訴你取書的地點,請儘快來領取這本專屬於你的《今天是》。

    Mr.6這一天日記的「完整版」,也將在適當的時候,用email與簡訊的方式,寄給筆名littleduck,完成整個「日記交換」流程。

    其他讀者如果也想參與,歡迎點擊這裡,搶先取得免費的贈書,一旦獲選並上線後,Mr.6將送給你一本《今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