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依戀

作者: 烏微微

這是一個,關於2015年10月23日的故事......

那年夏天,因為交友軟體而加入的運動社團,而有了一種改變自己的衝動,
於是,參加了第一次的團練,也認識了領導我們的大哥。

他很陽光,很自信,也很肌肉,臉看起來有些嚴肅,
教導我的時候,既怕我受傷又耐心的叮囑。
幾次下來,我們竟然愛上了彼此,
而他,已是有婦之夫。

我們互為男女朋友,是一種適度給彼此自由的那種。
一起運動,逛街,聊天,擁抱,陪伴,就像一般男女一樣,
然後,午夜11點,他回家,我休息,就像灰姑娘一樣,
只是這回,角色對調。

他的妻兒,在我們之間就像空氣,
很有默契的接下班,一起運動或是陪伴,分頭回家。
偶爾的一起安排一天假期,
就好像小公主一樣,
可以宜蘭,新竹郊區走走,
彷彿離開了台北,就脫離了可能被發現的隱藏式攝影機般,
盡情的放閃,接吻,擁抱。

但我沒跟他說的是,
我常常在噩夢中醒來,
夢見我們被他老婆發現。
這種被發現的恐懼,
我想,已經深埋在我內心中,
很隱晦的地方了吧。

沒有要求甚麼,也不想要他承諾,
就只是貪戀現階段的陪伴吧!
然後,還有,一張張回味我們曾經合影的,所有照片。

(註:以上故事中Mr.6僅做了小幅度錯字、斷行、標點符號等微幅編修,以完整保留原作者之原始訊息,作者若需修改或下線撤除請與我聯絡)

Mr. 6 在2015年10月23日,又發生了什麼事?

  • 2015年10月23日,對烏微微來說一個很重要的日子。對Mr.6來說,只要是活著的日子,天天都是很重要的日子。

    以下是2015年10月23日當天,Mr.6日記的摘錄:

    「談完後,我一個感覺:我的書,並沒有讓出版人感到『尊敬』。這是最大的問題。也就是說,她們對我文筆還不知道、沒看到的情況下,我已經先被打退堂令,因為她們總認為我的『理論』雖然夠特別,但因為我不是『學者』,這些理論沒有基礎,她們希望我舉出自己生命中的實例來讓這些書有說服力,之類的。只要我的書,無法像她們今天講得口沫橫飛的那些『年度大書』(通常都是國外的作者),裡面的理論多有趣(其實都是通俗的),或一些以前的經典的台灣的作者曾講過什麼什麼名言──我的作品,一天沒得到她們『那樣的』尊敬,就永遠打不進那個圈子。」

    「今早來到女兒班上講故事,這次又再次抱著『最後一次來講』的心情,決定講我曾在哥哥班上講過的『愛心樹』。中間的最大亮點是特別點了女兒上台講謎語,她很緊張。上台果然什麼都忘記了,我跟同學們說,『各位小朋友,她要請大家猜一個動物喔!可是要等一下,謎題來了…。」我提醒女兒,『哪一個動物沒有方向感,方向感。』女兒小小聲的說:『哪一個動物沒有方向感?』我再和全班說:『問大家哪一個動物最沒有方向感呢?』大家都猜『瞎子』。暗示之後才有人答『麋鹿』。」

    下午主講一場TWNIC辦的創業演講『和創業達人面對面』,我被稱為『創業名人』,而『達人』則是三個我從沒聽過的網站。這種創業活動,下面的人問上面的,你是怎麼獲利的?你為什麼要做這個點子?你看到什麼機會?這樣的活動,一波一波再一波,看來會永遠永遠的辦下去,只是下面的人,少數的換來坐上面,原本在上面的人不見了,原本在下面的人也不見了,換一批又一批。從台上望下去,看到台下近100人,此時我無祈無求,眼睛清,心也輕。」

    謝謝烏微微,拿你的2015年10月23日,來換了《今天是》這本書,由於你的文章是在2017年05月10日這天刊出, 因此你會收到一本上面貼有「2017-05-10」貼紙的、獨一無二的一本屬於你的《今天是》。

    我們會透過簡訊與email告訴你取書的地點,請儘快來領取這本專屬於你的《今天是》。

    Mr.6這一天日記的「完整版」,也將在適當的時候,用email與簡訊的方式,寄給烏微微,完成整個「日記交換」流程。

    其他讀者如果也想參與,歡迎點擊這裡,搶先取得免費的贈書,一旦獲選並上線後,Mr.6將送給你一本《今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