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寶開始忘記的日子

作者: CHEN YU-TING (RUBY)

這是一個,關於2016年01月02日的故事......

綠寶跟橘寶的關係說來朦朧。

橘寶自綠寶出生時就知道綠寶了,但是綠寶卻不太認識橘寶,頂多,幾年跟橘寶領一次紅包。

20年後,綠寶常常跑到橘寶家,過著白吃白喝的逍遙日子,一待就是四、五年。

橘寶總是喜歡拿著各種零食點心來給綠寶,然後反覆問著綠寶什麼時候畢業工作、身上有沒有媽尼媽尼可以用......。

剛開始,是綠寶搶在月亮前面漸漸開始忘記了要跟橘寶說說話、說說一樣的對話。後來,橘寶突然也忘記了剛才去菜市場買回來的蘿蔔糕、魚、高麗菜還有橘子。

就在2016年1月2日,橘寶問著站在凌亂房間的綠寶。

「ㄚ琳阿,怎麼還不叫親家下樓吃飯?」

(ㄚ琳嫁人不在這,親家沒有來)

「佩花跑去哪裡了?剛剛一直吵著要吃橘子!」

(佩花去外地工作了,不在這裡)

「怎麼沒有,剛剛還在這裡。」

(橘寶,你怎麼又買了一堆高麗菜、蘿蔔糕跟橘子,昨天、昨天的昨天、昨天的昨天、昨天的昨天的昨天、昨天的昨天昨天的昨天...不是才買過嗎?)

綠寶連著五六天吃著每日忘記進貨的橘子,從椪柑、海梨、茂谷到桶柑,連著一個月整顆橘子樹跟綠寶帶著橘寶在三家大醫院間奔跑與無數次的抽血跟放射室檢查,綠寶忘記自己本來不輪轉的閩南語、整顆橘子樹才忽然發現那個平時脾氣倔強、卻又沉默的ㄚ嬤,真的老了......

綠寶:早上的藥吃了嗎?
橘子樹:吃了,等一下要幫她量血壓,每次都量不到。
綠寶:啊嬤太瘦了。

橘子樹:綠寶,剛剛跟ㄚ嬤聊天了嗎?
綠寶:有ㄚ,ㄚ嬤在摺衣服,ㄚ嬤有旗袍耶!
橘子樹:當然有啊。
綠寶:你看過她穿嗎?哈哈。

橘子樹:啊嬤有沒有吃飯?
綠寶:有吃一點。
橘子樹:等一下你拿人參湯給她喝。

綠寶:你給阿嬤吃藥了嗎?
橘子樹:等一下,8點。

綠寶:啊嬤,身體愛購(要顧)喔,烏會阿(有年紀)。
綠寶:啊嬤,哩身體愛購喔,挖尬拜李(活到一百二十歲)。
橘寶:挖哈故杯衝蝦(活這麼久要幹嘛)。

綠寶:啊嬤,哩身體愛購喔,挖尬冷爸會(活到兩百歲)。
橘寶:挖哈故杯衝蝦(活這麼久要幹嘛)。
綠寶:陪我啊,身體愛購喔。
橘寶:後啦後啦(好啦好啦),什麼時候畢業工作?身上有沒有媽尼媽尼可以用?
綠寶:喔~啊嬤,哩就雇謀門挖J啊(你好久沒有問我這個了),啊嬤~挖洗向(我是誰)?
橘寶:妹妹啊!

(註:以上故事中Mr.6僅做了小幅度錯字、斷行、標點符號等微幅編修,以完整保留原作者之原始訊息,作者若需修改或下線撤除請與我聯絡)

Mr. 6 在2016年01月02日,又發生了什麼事?

  • 2016年01月02日,對CHEN YU-TING (RUBY)來說一個很重要的日子。對Mr.6來說,只要是活著的日子,天天都是很重要的日子。

    以下是2016年01月02日當天,Mr.6日記的摘錄:

    「看了電影《來自星星的傻蛋》,印度寶萊塢,講宗教之間和平共處,劇情安排很細緻,高潮迭起,夠精彩。」

    「滿目瘡夷,所有的桌子,無論大的小的高的矮的,擺了丟了各種物品或食物,眼睛看出去,沒有一處是空白的。好像小偷來過,或戰爭炸過,四處散落不該在又可以理解為何它們在那邊的衣服、提袋、紙張,所有椅背也都掛著外套或甚至棉被,讓人目瞪口呆,竟然可以有這麼多東西,而且這麼多東西自己呈自己的態度胡亂全部雜處於一處……。」

    「40歲前要找到的並不是一種輕鬆的方法,而是可以allow me做大事的『軌道』。40歲後不是要『輕鬆』,如果還想做些偉大的事,撐著一擔子重物是『基本志氣』,基本志氣!」

    「脫離了咖啡和茶的荼毒,我很高興我更可以掌有自己的身體。」

    謝謝CHEN YU-TING (RUBY),拿你的2016年01月02日,來換了《今天是》這本書,由於你的文章是在2017年02月01日這天刊出, 因此你會收到一本上面貼有「2017-02-01」貼紙的、獨一無二的一本屬於你的《今天是》。

    我們會透過簡訊與email告訴你取書的地點,請儘快來領取這本專屬於你的《今天是》。

    Mr.6這一天日記的「完整版」,也將在適當的時候,用email與簡訊的方式,寄給CHEN YU-TING (RUBY),完成整個「日記交換」流程。

    其他讀者如果也想參與,歡迎點擊這裡,搶先取得免費的贈書,一旦獲選並上線後,Mr.6將送給你一本《今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