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二,得到的傷害永遠比付出來得多

作者: 哀

這是一個,關於2017年01月29日的故事......

大年初二本來應該是快樂回娘家、與娘家人團聚的日子。

尤其,平常兄弟姐妹們都各在四方,不要說一年聚一次,有時候都得等幾年,才有機會聚一次。

再加上我只有兄長,沒有姐妹,對於「兄嫂」,也就是我哥的太太,我更是珍惜。

外甥及外甥女的嬰幼兒時期,更多是由我在帶──默默的做,不多話,全心的付出。

而,每年初二,更是由回娘家的我,自己煮給兄嫂吃,從不抱怨。因為我知道,他們也要回娘家的,煮這一餐,可以全家一起吃就是「幸福」,誰煮都一樣,我真的不在意。

可是,今年,我卻帶著心痛,煮著這頓大年初二的晚餐。

為什麼?

因為,二年不見的嫂嫂,竟然對我視而不見。

連我從嬰幼兒時期幫著洗澡、餵飯的外甥女,也是。

當我是空氣。

視而不見。

你們知道被視而不見的痛苦嗎?

可以體會嗎?

當我是丈二金鋼摸不著頭緒,問起兄長,得到的答案卻是:「與、我、無、關」。

叫我不要管。

我大概知道是什麼事。

不過,我也心想,都對我視而不見了,我怎麼可能還當作「沒事」?

心很痛,很痛。

你知道那種感覺嗎?

但,為了不想讓長輩們難過,我忍了。

可我在心裡不禁淌淚淌血的自問,對於娘家的兄嫂,我從不多言,他們夫妻有事來找我訴說,我也總是站在兄嫂那邊,可我得到什麼?

真的是得到的傷害比付出的多嗎?

被判死刑都有理由吧?

為何我總是死的莫名其妙?

照片是代表物──大年初二的晚餐。不過,因為太難過了,當晚並沒有拍照,所以找個照片當應個景吧。

(註:以上故事中Mr.6僅做了小幅度錯字、斷行、標點符號等微幅編修,以完整保留原作者之原始訊息,作者若需修改或下線撤除請與我聯絡)

Mr. 6 在2017年01月29日,又發生了什麼事?

  • 2017年01月29日,對哀來說一個很重要的日子。對Mr.6來說,只要是活著的日子,天天都是很重要的日子。

    以下是2017年01月29日當天,Mr.6日記的摘錄:

    「用LINE的好處、用網路的好處,就是直接在網路上約好、搞定,找到我要去的地點,然後,車子準確的將我送到要去的目的地,路上的那些拉拉雜雜的,即變成車窗外的雜景,不必看,不必記,可以閉上眼,可以跳過,等待目的地被送到我跟前。」

    「老屋、咖啡,聽說是近幾年台南流行的創業法,被很多人認為是發財好法子,於是很多人改老屋子成咖啡廳。踏出咖啡大門,打算門口拍照,沒想到,剛剛門口冷冷清清,現在門口都是人,他們並非來這老屋咖啡館,而是排隊一家旁邊的『蜷尾家』。我一開始不知道,就問排隊人,您們在排什麼?這些穿著隨便的在地老人和年輕人,卻大多不懷好意,胡說八道。」

    「繞回來,終於看到黏在柱子上的郵筒,我將我的愛,輕輕的扎進郵筒入口。」

    「書法家叫做『陳世憲』,後來,這個展竟然沒開,這個展的工作人員超誇張,大年初二忘記11點要開門。我坐在門口長凳苦等,一邊查手機上面關於此書法家的資訊,門還沒開,已經將他的臉書從現在一路往以前看至兩年前的份了,原來,書法家也可以幫年菜、餐廳、電視劇書寫那個標題。或許他的書法工法沒有最好,所以,他都尋求怪怪的下筆法,然後再為他的下筆筆觸,講出一個道理;看起來不是他的字好看,而是他講的『道理』好看,道理又讓他的字更好看。」

    「餐廳每道小菜應該會想辦法讓賓客留下印象,我試著去猜想,每道菜大廚到底想讓我留下的印象是啥。麵包熱得無法用手指捏一塊下來,應該就是它的邊緣烤得酥脆,而前菜叫『鮪魚塔塔』,就是生鮪魚和酪梨加上不知名的酸醬,成了極怪的味覺衝突,甚至爆出了一些苦味。而湯是最誇張的,服務生竟幫我上了一杯『咖啡』,原來這叫『蘑菇卡布其諾』,弄得像咖啡,直到喝到最後,外觀都是咖啡,不過,從一開始用小湯匙撥開白泡泡起,就一直聞到濃郁濃湯的香氣,很奇特的體驗。」

    「隔壁桌是一對大陸夫妻和一位幼子,由一個操台灣口音的本土女人帶來吃,看起來是朋友,但不知道怎麼認識的。那大陸男人豪爽且細膩的說了一句話:『來這裡吃,就有了目標:要在大陸趕快掙夠錢,來台灣花錢。』」

    謝謝哀,拿你的2017年01月29日,來換了《今天是》這本書,由於你的文章是在2017年02月15日這天刊出, 因此你會收到一本上面貼有「2017-02-15」貼紙的、獨一無二的一本屬於你的《今天是》。

    我們會透過簡訊與email告訴你取書的地點,請儘快來領取這本專屬於你的《今天是》。

    Mr.6這一天日記的「完整版」,也將在適當的時候,用email與簡訊的方式,寄給哀,完成整個「日記交換」流程。

    其他讀者如果也想參與,歡迎點擊這裡,搶先取得免費的贈書,一旦獲選並上線後,Mr.6將送給你一本《今天是》。